昨天去剪刘海,不知道为什么制杖理发师要给我剪那么多耳发,从正面看会有很多人以为我剪了很丑的短发。

下班的时候太阳正急着下山,阳光就赤裸裸的打在左脸上,也许是因为吵架,也许是因为阳光,脸上火辣辣的热,直到夜里才慢慢褪去。

现在吵架也没了当时的心性,急着找人讲讲自己的委屈,像极了那句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大概是明白了,谁错谁对又如何,放不放的下才是最真切的,放下了这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吃了个亏,当是个教训放着。而放不下,就如同我,若是吵吵闹闹,委屈了自己,那也是自作自受罢了。

最后,这里的花现在开的正好,昨个下的一场暴雪,虽是冷却甚是应景。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TI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