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胖是一件很可怕的事

年岁渐长能感觉到衰老,来过海南多次,也只有这次觉得一来皮肤便喝饱了水,我想以前年轻皮肤好,未曾察觉到这个风水宝地的湿润。

我们住在一个渔村里,很特别的是,这个村里全是回民,一到旅游旺季全国各地的回民都会聚集在这个村子,但每个地方的装扮能一眼认出,比如新疆,东北,青海,甘肃。

临近春节水果开始涨价,榴莲一斤25跟西藏的价格一样,有些诧异,心想也许这种水果大概在哪都一样。坐车去市区,跟司机抱怨了一句,这边干什么都贵,司机说,觉得贵你可以不来啊。觉得他说的没有任何错,只是物价上涨对他们本地人来说是不可能没有影响的。我没说话,司机还用方言说没有老实的人,放着生意不做,放着钱不赚。是的,即使是在一个小小的渔村,大家也都明白这个道理。比如买海鲜,加工费和买海鲜的价一样,比如租房,租车。

庆幸的是,这里的民风还是淳朴,他们常常笑,一笑就可以看见他们常年嚼槟榔,留在牙齿上的血红色。

来这后联通的那张卡,没有信号。
移动那张还有两格信号,苟延残喘的活着。
无线很差,无聊之际去书店随意的买了两本杂文。
一本是梁实秋的,一本是蒋勋。
以前小不懂事,喜欢看国外名著,其实自己读起来很吃力,也许是翻译的问题,但更多的是自己的问题。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不去国外作者写的书。
很多次都在想为什么世界不能非黑即白,这样活着该多好,多简单,现在就不会这么想了,那样的世界,惊喜和惊吓都太少了。

我喜欢有阳台的房间
喜欢藤椅
喜欢吹在身上很舒服的风
就像喜欢现在一样

  2 2
评论(2)
热度(2)

© TI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